猴子小说网提供总裁的不伦情人最新章节无错未删节版
猴子小说网
猴子小说网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武侠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都市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军事小说 综合其它 科幻小说 历史小说
小说排行榜 短篇文学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耽美小说 同人小说 官场小说 仙侠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经典名著 言情小说
免费的小说 慾火高升 女友纪实 恋颜美慾 肥熟岳母 痴汉客运 催眠老师 蚀骨销魂 夏日浪漫 小街舂色 爱的经历 热门小说 完结小说
猴子小说网 > 总裁小说 > 总裁的不伦情人  作者:夜语姬 书号:11131  时间:2017/4/9  字数:7223 
上一章   第11章    下一章 ( → )
中央集团八十五层办公大楼,电梯门一开即传来这样的声音。

  “不要,我不要进去…”一位穿着淡黄打扮亮丽的少妇被高大男子挟持着走。

  一排员工即使再如何忙碌,也赶紧肃然起立,向高高在上的老板大人问安。

  “总裁,二少!好!”一大早听到如此精神奕奕的声音,倒是令人大开眼界,向来予人严厉、独裁般的总裁会亲自带个妙龄女郎进来,而这女郎还是他弟妹,又演出序的抓人上来戏码,可能是自家门发生纷争,纷纷回避不敢管太多。

  “你,你做什么?我不会做帐…不会啦…你不要拉我进去…”男人同手同脚似乎可取代她四肢,箝住她纤一把将她扛进内部宽广办公室,唐宛瑜就算矜持想不惹人注意,也被他霸道举动惹到难为情。

  一进入那无人的室内,两脚不自觉就想夺门而出。

  “注意外面,没重要事情,不要来吵我。”听到他向干部待,唐宛瑜快吓死,怕他语不惊人死不休。

  人被他拖进去,直接上私人电梯到达顶层专属办公隔间。

  “这是今天的资料,把它整理完。”

  被抛在椅坐,她深呼吸,见他推来一叠资料夹,其实可以坐电梯一次到达这里却故意绕那么大圈,她脸又红,忿恼视他。

  “我哪里…会整理这些东西。”不熟悉公司的内部营运,她不专门无法做好,居然被他每天架着来上班,真是,难道一点都不烦吗?

  “你不会也得做,总不能整天无所事事。”宋世杰横她一眼,暗忖他得时时将她绑在身边,免得她有时间去勾引男人;一面心烦向愣在椅子的她招手,要她靠近。

  “不然陪陪我也行。”这句话惊得小女人又像只壁虎躲得远远。

  “我不是告诉你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秘书吗?”可刺得他莫名肝火大动。

  “我头脑不好、手脚又迟钝,做不来你要求的事。”唐宛瑜委婉以对,要他打消念头。“你可以请别人。”

  “秘书被我解雇,今后不会再来了,”她的推辞果然引来他阴沉更正,似铁双臂牢捉那纤躯将之挤在西装笔的腿上“那些女人个个丑到看不下,她们哪有你美!我,只,要你!”灼灼视线盯视得她双颊绯红。

  这甜言语不由自主教她心跳失序。

  眼见佳人红赧容颜现出挑逗神态,要不是一大清早不想和她黏在一起弄衣服,她的畏缩让他倒足胃口,宋世杰真想将她上,教她两条腿别想下走路。

  说归说,面对他的强迫,唐宛瑜也尽量学习公司内务,其实说来也没啥繁重之事,算是陪陪他,用笔抄记他一天行程,是说他做总裁还真轻松,除了有时开会当旁听外,其它时间都在纳凉,下面一堆副理、经理抢业绩,不用他董事长心。有时跟着他和高级大老板吃饭,他还会带她到处玩乐。

  而今天,他却窝在这里让她提心吊胆,仅见卷宗翻动声他好像在写企划书,才安心不少。

  一面怀疑,他是不是将办公室当居家在用?那他没回家的夜晚是不是也睡在这里?

  时间过了正午,用完午膳与奉上茶水,她小憩了下,发觉那办公椅无动静,宽大椅背档住她的视线,她看到男人好似跨出一条腿,外套扔在一旁。

  室内仅有冷气转动声,

  她悄悄走过去,替他擦拭额角的汗,见他睡,帮他拨开垂落的浏海,没注意小手的柔煨度早已弄醒他。

  她蹲身下他鞋子帮他在腿胫、脚踝做小按摩怕他坐久会酸累,尽量不吵醒他,再悄悄拾起散落的外套,收拾桌上物品,放上新茶水。

  如此迁就、细心照料弄得他服服贴贴,令他想起多少日子以来,她总会在屋外庭院等他的那抹纤影。

  他眼睛缓缓游移到她的穿着,今天一席鹅黄、无袖希腊式洋装,前两片布料开叉包裹两颗白脂般浑圆,挽起发型典雅出洁白颈颈,后脑别上大荷叶发夹有绿叶映榇的点缀,令她脸蛋更为秀美,整体观来感又雅丽,犹如图画中走出来的女神。

  趁她捡拾地上团团皱纸,走过来时,他伸手将她栏打横抱过来。

  对准那詑异的脸蛋迫不及待俯头,双已偎覆如玫瑰花瓣的樱

  “唔…”突然被他吻住,唐宛瑜讶异他何时醒着,心儿登时快速跳动。

  可他仅仅住她香甜的瓣厮磨、,似黏糖离不开那两片丰润水逗她伸出粉舌,含住不停

  “世杰…”被他吻到透不过气,她想起像那天在车内被他耍着玩,心里有忐忑,想拒绝。

  男人手一扯,将她衣服拉下一半,出半边玲珑雪白体。她想移动颈部避开,然小嘴被他噙吻住,后脑被掌住因扯动使得发型凌乱开。“不要…求求你…别玩我…”她小声乞求,声音坚酸苦涩。

  “不喜欢…可以反抗我。”感觉她之前的委屈,他将吻移到雪耳逗时听进那小怨恼,热力双游移回来覆住芳馥,他的心思开始,伸舌挑开那柔软腹地勾引她的舌头,吻得狂热又沉柔。

  他不要像那天一样,回到宋家里里外外找不到她的人,再次尝到那种可怕的紧张感,所以才像暴君强她。

  不住他的吻绵又温柔,她觉得怪。“只要你快乐…我无怨…可是…对我好一点…拜托…”自觉当他情妇,明白随他要,身体必须提供需求,她哽声粉颊落下一滴泪。

  男人大手已攫住暴空气中抖颤的美,紧紧噙她的口不放过、将她语音的嘤唔含入嘴里。

  他的心紧的有点痛,却不明白这是什么。

  基于她的柔情,他感觉严寒的心被一点渗透,有了亲人以外更深的碰触,这悉心照料、还有做恶梦屡次被她唤醒,俨然似他的小子。

  有多少女人也是如此想接近他,可唯有她让他格外心动。这是曾经与她玩一年爱情游戏?还是初次见到她即有该死悸动?

  握指中富弹,他舌不停品尝那芳口腹,只想沉浸在她的女人香里。最喜欢与她翻云覆雨的亲密时刻,可以什么事都不必想。

  甜蜜的亲吻醉人心魂,或许感染她滴泪的热力,她查觉他亲热方式有补偿的呵护,脑筋随着他不自觉昏沈。

  她身子在他怀中被煨得温热,身体被挑逗得火翻腾。

  他不查觉忘我投入,只重复翻搅令他恋的味道,许是那紧的心得眼角微。

  包住不了多少的衣服开叉到肚,似乎要将她整人出拉下的衣隔间,两颗凝脂般雪绷弹出来,贴抵他解开衬衫的坚硬膛。

  “世杰…啊…”她查觉他双臂拥紧她上躯,一掌滑下背肌按住她部抵住他腹,嘴兜留满是他气味的柔徘徊,两、三下亲吻她的秀耳、颈部,热游移下方宏伟、高耸的山丘间缓缓搜索。

  “奇怪,你的怎么变大了!”他炽热呼吸洒她脯,配合指掌撑住垒实的弧度鉴定。

  意识迷茫间,唐宛瑜被他的话打醒,詑异、心里产生疑惑。

  “软软的,摸起来好舒服。”声音低沉、神态狂野的男人捏起那美了似长大一分的绷凛晕,将双边白润脂全挤到中心去。

  “啊…”她身躯娇颤,蒙胧间感到身子向后倾,双腿挂在他身上摇晃,发现他离开椅子站起,扫落桌面上所有物品。

  “不要,这里是办公室。”她惊呼,四肢不攀住他。

  他将她放在桌上,挂在身上的双腿随之一滑,解开扣裙展开她盈白体,将她似拆开礼物大展在眼前。

  拉下她丝,他将憋到肿爆的坚进她身体,所幸她内地早就润一片,被他撑得满满的,两人因这样结合发出轻

  “那你抱着我做什么?”他隐含炽烈情火的眸子有嘲弄,移动轻轻抵着她。

  “我才不…”她不过是害怕会掉下来,却被他揶揄。“你好坏!”想搥他,小手被握住,嘟嚷的嘴儿立即被他亲住。

  他的抵住她被吻肿的红,呼吸与她愈来愈浓重,随下身遍遍占有、捣进她身子。

  自从车内那次之后,两人不曾有温存,不为这久违的移动合心神驰,这情来得快又急切。

  只是在这桌子上随便展开,这样的接触响起声音,好秽。

  “啊…”她自觉身躯快被他过大重量扁,宋世杰捧起她圆身戳刺减轻自身重量,视着她曼妙纤盈体于眼前,低头补捉含晃尖。

  办公桌上因男人的撞击与力量,好几次唐宛瑜以为桌子会裂开,战战兢兢。

  “不舒服吗?”查觉她的声音,他托高她将她抱起来,韵律部让蛮在柔软身子内游走,热滑煨圆润的香肩轻轻啃咬。

  “没…”她摇摇头,感到那熟悉的穿好有力量,扩充体内足她的快,因他的体贴与热情爆发,泪兜留眼眶,止不住对他源源依恋。“啊啊…我…我…爱你…”不明有无听见,男人身体一僵,狂放进击带领着她进入两人美妙的世界里。

  自从宋世杰将唐宛瑜带入公司,内部的人即看过各种奇怪现象,不是时常看见他们黏在一起,有时有过份亲腻举动,像阴暗地方见他们消失还有怪异撞动声,各场合均谣传过,可说愈来愈荒唐。

  流言传得满天飞,怀疑他们是不是发生不伦恋。

  这天,稍微早点休憩,半夜二点,她在他的臂弯中醒来,蹑手蹑脚移开男人放在间的手,从被单滑下,全身赤走到卧房的穿衣间。

  想起那天他不经心发现她部变大,望着睡的他,怕吵醒他,抓了两件衣服跨进浴室,在浴室一面大镜子前打量自己。

  镜内的女人身材依样苗条野丽,所不同地,原是纤细均匀的线条好似发层福,两颗润白房增大一号,玲珑、丰腴的身段散发成女人味,她的眼睛蒙胧、忧郁,长发披肩;镜中女人美得令她快认不出是自己。

  白剔透肌肤留着适才与男人的痕迹,除了颈部外,脯,大腿内外布满男人吻过、大小不一的红点瘀痕。

  她垂下羽睫,自从在岛上他对她表白后回到宋家,他再没对她说爱,只是占有这副躯体,令她纳闷,他到底喜欢她哪里?难道只是她的身体?

  她修长纤细的手指缓缓抚下腹部,想起多少次他炙烫进那里与两腿间,连部的菊都有…那种恍惚又灼热的感受。

  若是这里有他的子嗣…是不是就能将他拉在身边。

  她有些恐慌起来,这才想起好像很久经期没来,当他的袐书也有两个月。

  极度不安,她必要去医院做个检查不可,可是又怎么避过他的眼线。

  捡到一天放假他不在时,唐宛瑜单独去预约好的诊所,去时刻意乔装打扮,免得被人认出已死丈夫的寡妇,怎会去妇产科。

  一回来,便看到男人在玄关等她,那高高个头挤在矮小门口很突兀,十足令她吓一跳,今天李碧珠与贵妇团去旅游,家内只有管家和仆人。

  “你不是…去碧潭勘查几亿资本金向?”怎提早回来了。

  “没有你在身边,我怎记得那么多。”男人眯视她呆呆模样,回答很溜。

  唐宛瑜讶异,他不是一向是工作狂吗?

  “去哪里了?”

  “我去看仁庆的坟…有没有整理,这几天都梦到他。”她随便找理由塘,哪知他眼中忽然悒郁起来。

  医生说她好似中奖,可是必需观察,要她明天再去接收答案,她脸色苍白。

  “身体不舒服吗?”见她脸色不好,他扶住脚步不稳快倒地的她。

  “不是…只是有点头晕。”发现躺在他臂弯,唐宛瑜羞赧,赶紧想挣扎起来。

  “你刚回来,很累吧?…我…帮你倒杯茶。”婆婆不在,都是她在服侍他,小两口格外亲密。但她发现身子好像起不来,反而在他怀抱中,被他紧搂着不放。

  “这里是门口,若管家看到…”

  “要看就让他看,有啥关系。”宋世杰将她抱起来,移动到沙发上。“哪里…不舒服?”隔着衣服抚摸她,大手拉开包得紧密的几片布衣,悒蹙剑眉,解开她扣到妁几将脖子全包住的一排钮扣,顺手抛两件杂侩套衣,另一手从下方解开到部剩一颗扣子。

  边衣边按着她身上、腹每个环节,快速循礼一遍。

  “呃,不是那里…”她心虚他会发现秘密,想离开他的压制,发现身上仅剩单薄的衬衫。他又不是医生,怎似在替她做全身检查!

  “这里是客厅,不要来…”刚才整个人被他抱进来已经很惹人注目,怎可以在这里…大庭广众…万一刘总管冲出来…男人抱住她,伏在她身上东嗅西嗅,俊美脸庞贴靠她粉颊颚吹气。

  “确定不是哪里不舒服吗?”

  喝过他递来杯水,她沾着水珠的樱随即被他两煨烙,舐食那留着茶香的朱味道。

  他最近不知怎地,总是爱黏着她,爱亲着她的小嘴儿,总是令她心儿怦跳“世杰…”贴住她的嘴巴他没深吻她,而是瓣缓缓无意识地在她上游移,弄得她心神漾。

  “啊,别在这里…”她讶异那欺负衬衣包不住浑圆脯的手掌,体内被他动得闷热。

  “这里又怎样…”他的呼吸急促,掌握满盈,伸舌轻她的逐渐加重力道红、香甜的芳

  其实在她进屋时,刘总管早被他支开派出去做别的事,屋内可说没任何人,他故意不说,就是喜欢听她细嗓音焦急老一样的台词哭求他。

  婆娑细致廓,他面颊轻轻磨擦她脸颊,与她一阵厮磨,就是爱沉浸与她肌肤相贴,这能令他产生安定感的能量;就是爱沉溺驾凌着她的优越感;就是爱她的侍奉、宠溺包容,心志逐渐被凌迟的苦恼。

  就是喜欢与她亲热时捉弄她,狠狠戏谑这能影响他神智的女人“真的只是去看仁庆的坟?”他缓慢问道。

  “呃…”头被他捏得很疼,唐宛瑜承受他来灼热气息,身体跟着他愈来愈奇怪。

  “恩。”一人去做检查的过程艰辛,她眼泪往肚内,不敢让他知悉。

  “没有骗我?”确定她身上没的男人味,他留恋着她,沉溺在拥有她的时刻。

  “没有…”她一颗心悬得老高。

  她的回答让他悒怏,眼一红,忽然紧紧吻住那两片人一亲芳泽的丰

  没有她在身边,他即使有公事忙,每每均记挂着她还会提早回来,懊恼这十足对他有影响力的女人,他不懂自己是怎么了。

  没有女人可让他失态,为何,唯有她?

  就像检查她身上有无别的男人气味,他会怀疑她的说词,甚至会嫉妒仁庆、甚至冲动不想让她再去祭拜弟弟,甚至怀疑她心中只有他弟弟的影子。

  这不是他一边要她当情妇,一面只准她想着丈夫,藉以惩罚她的手段吗?

  “唔…”声音卡在他口内无法吐,她被吻到无法呼吸,那紧上蹂躏的舌狂野又失常,她脑筯被他勾到昏,眼角因他烈动作疼出微,两手抵住他双肩,然他魁梧的身躯将她在沙发内,似熊般一对壮双臂环抱她上身。

  这独占与醋劲愈严重,让他混乱原先报复的目地,他甚至恨起她来,当那个恨小于喜欢时,他开始觉得不对劲。喜欢她的某些地方愈来愈多时,开始拉出他内心的恐怖阴影,他是来报复她的,不是来爱她的。

  “世…啊…”在客厅里吻,又衣衫不整,她好怕两人抱在一起会被人撞见。

  根本不知怎么回事?只觉他吻她的力道变得宛转又绵,离她瓣滑向纤小下巴。

  仅剩的衬衫被一掌从背后拉下,罩突地弹开挂在白莹体上。“啊…”袭来的凉意惊醒惘神智。

  见那柔美脸蛋现出紧张的害怕,宋世杰便想惩罚,嘴随即覆来。

  原本想折磨、让她痛苦,怎觉反而痛苦的是自己,他脑袋开始响起警示灯,内心揪起丝丝扯痛感。

  “…恩…”承袭他在口内搅动的舌,唐宛瑜出不了声,从嘴传递感到他不寻常的情绪。

  他轻轻嗫咬她缘,兜留莹白脯的掌腹往下伸进她丝

  “不…世杰…”她轻摇头,身体的炽热随他手指动与他的身躯燃烧一起,浑身披挂内衣,私处在男人身下濡开,她混沌的意识有丝微被凌辱感,马上被他动得火热。

  他的嘴依然住她,热络与她张开的舌纠

  她张眼见到那俊逸容颜蹙紧剑眉,不知这吻会如此漫长,觉得他气息紊乱,体内因指节的穿刺情炽涨,感到贴住大腿的炽铁愈热。

  这场爱情游戏,他只准她输,可不准全盘输了自己。但他不明白内心的痛是什么?能与她绵时间又有多久?

  一滴泪炙烫的滚落她颊边,唐宛瑜无查觉。

  惊觉沉溺于她柔软身子里无法离开,他双臂猛一松,使得她娇躯跌落沙发。

  他视着她全身赤的娇媚模样,愕视他的表情晕透出嫣红。

  两人呼吸急促,他双腿仍跨在她两腿间上。

  “把衣服穿上。”

  随手捡件衣服扔在摊于沙发上的她。“明天…你可以不用来公司。”

  宋世杰不想再玩下去,不敢再令自己深陷下去,可说仓皇离开她。

  留下唐宛瑜处在无法收拾的不堪处境,衣不蔽体,体内火猛被泼熄,颊边那颗泪以为是自己的,缓缓滑下她急速起伏的沟间…  WWw.HOuZIXs.COM 
上一章   总裁的不伦情人   下一章 ( → )
《总裁的不伦情人》是夜语姬的最新小说,猴子小说网提供总裁的不伦情人最新章节无错未删节版,猴子小说网第一时间为书友提供总裁的不伦情人最新章节,尽力最快速更新总裁的不伦情人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无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