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小说网提供总裁的不伦情人最新章节无错未删节版
猴子小说网
猴子小说网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武侠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都市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军事小说 综合其它 科幻小说 历史小说
小说排行榜 短篇文学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耽美小说 同人小说 官场小说 仙侠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经典名著 言情小说
免费的小说 慾火高升 女友纪实 恋颜美慾 肥熟岳母 痴汉客运 催眠老师 蚀骨销魂 夏日浪漫 小街舂色 爱的经历 热门小说 完结小说
猴子小说网 > 总裁小说 > 总裁的不伦情人  作者:夜语姬 书号:11131  时间:2017/4/9  字数:5957 
上一章   第21章    下一章 ( → )
排山倒海的热气袭来,冲晕唐宛瑜的头了,不顾她按住他的抗拒,那强劲力量倾下她微弱的阻力,虎臂熊扎住她被动的身躯,男人倾注抵舌气味不同宋世杰,却是同样魅惑,紧密搜循她的芳口,辗转贴覆、扫掠厮磨她的丰,冲击紧热汲取她的滋味。

  唐宛瑜被他吻到窒息了,忽然他放松力气,她发现他下的双离开她,如玻璃般眼眸盯视她。

  “让我再亲一下…我受不了…”他将她抱过来,与她对调位置,语音似非常痛苦,自己背向扶桑花,趋离的郭倏地俯近欺覆她的芳,侵入口时眼廉沉落晦的光。“再吻一下就好…”似低声拜托她。

  原是了方寸的吻骤转为沉柔,如暴风中撕扯不断的风线,纠、牵紧不休至撕痛,似渲思慕已久的情人,唐宛瑜承受突如其来,樱舌被他至眼角泛疼,感受他吻至痛苦的眼睫泛出润。

  这个表达是为她吗?

  被调转位置的她,双腿无力,整个人颓软双腋被臂膀撑住被他抱在怀中,不知雪纺衣被顺手拉滑出香肩和衣,男人拥住她人画面,忽然看到前面树后出现一位女孩子。

  她睁大双瞳,然羽慕非嘴着她不放,一遍遍索求,一遍遍想和她投入在美好亲吻里。

  这时才发现他突然改变怪异,小手搥他一下,见到那女孩跪地忍受不了,崩溃奔向径道,才拖离被他住的樱

  “你…你…”她莫名望着他,盯着他回头望那儿一下。

  “她走了!”她说明给他听,直瞅瞅盯着他,眼里闪出问号。

  “你是作戏给她看吗?”不知不觉感到什么,她不笨。“她是谁?”

  羽慕非面色闪出窘迫,别开目光不回答。

  “你…是不是…利用我?”

  “我不认识她!”他斩钉截铁,冷魄的面色仍掩不住焦燥,很明显心烦意,他眼球望向树后又望向唐宛瑜,意会做错事,捧住她的脸用额头贴住她,想求她原谅。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低下又沙哑,十分懊恼,怨瞪刚才树下,她知道他好似忧心那女孩,会做什么事。“贝贝的事我会处理,先等我。”还是按捺不下,大步踏寻而去。

  一向沉静的他会狂、失控,他们关系一定非浅。

  招辆计程车,唐宛瑜看着这张贝贝的相片,担心宋世杰会查到资料想去户政事务所看看,慕非从昨天出去到今天仍没回来,她又收到这种信忧虑。

  才想开门,两名壮汉从身后架住她。

  “啊!你们做什么?”她被架到一辆名贵车旁,心中有预感。

  “放心,只是请你到能让人平心静气的地方作客。”被推进去,果然看见驾驶座熟悉男人的侧脸正冷峻的坐在那里。

  “又是你…这算绑架吗?”见是宋世杰,唐宛瑜气到说不出话。车子转进某一条巷弄,驶入汔车旅馆的地下室,所幸车内只有他和她,空气沉闷得她不过气。

  这已是第几次绑架她,他这么做不怕她告他吗?对他有什么帮助?

  却看他冷峻的脸绷凛得很恐怖,二话不说直接拉她上楼,将她甩进客房里。

  后脚跌坐上,唐宛瑜似坐在针刺上恐惧的盯视他,内心更纠扯、焦惶,后脚随即跑向想夺门而出。

  他动作比她快,攫住她肢一把将她整个人扛起来。

  “你…做什么?放我下来!”身躯被男人抓拎上空,她踢动两脚似软弱的困兽恐慌发出尖叫,只想踢中他壮硕身体。

  匿名信中附上竟是她与慕非亲热的那幕,爆怒已让宋世杰脑袋想不起什么,一股冲动驱使,教他狂暴又沉抑住,直接找了一个省时、又省事的方式,来解决他们的问题。

  前身扑倒柔软铺,后面硬是被男人上,唐宛瑜心脏剧烈失速,两脚被捉起困绑起胶带。

  “你做什?放开我!”转身扭动,又见他捉住她双手困绑。“宋世杰,锢个人自由是犯法的!…你不能这样对我。”

  见他发疯害怕他的举动,男人身躯覆她后背,盯视她趴侧枕头荏弱的容颜。

  “是的,我只能这么做,”伸手轻抚那无辜秀美的脸庞“免得让你再发生对不起我的事。”

  他紊乱了,火恼的内心似有一把斧头砍刮、刨烙他每受凌迟痛澈。就是这么一张柔弱无依的脸蛋令他一错再错,错认她不洁背夫偷汉,却深陷恋她的泥沼;现在她琵琶别抱,他内心绞疼不知滴出鲜血是何味。

  只要想到她的身躯被除了他以外的男人玷污,便失了狂…“我该对你怎么办?…怎么办?…我不想离开你…”心已不在他这里,不再为他所不再爱他,他宋世杰何苦要沦落此地步,居然靠绑架才能得到她。

  “你却一再我,将你推的远远的…我却一直无法离开你…你不相信我是真心,却让我离不开你,为何折腾我,为何要伤害我。”

  那艰涩喑苦的语音撞疼她的心,随他一起拧疼冲滑出泪水。她不想再当他的脔,规劝。

  “既然如此…我们好聚好散对你最好…”他吻干她颊边的泪痕,循着那瑰部一口堵她、撬开她舌狠狠洗涤一通…她傻到冲进侵略忘记气到要咬伤他,贝齿尖锐才要张咬,他已迅速移开嘴,烙上她侧躺的微微发抖的雪白颈项、与梦般浓密发

  手掌伸进她腋下解开钮扣,罩快速飞落下,拉上她微翘后裙,他的随之滑至裎小肩膞,大手包抚被掀开裙子的底,抚摸凹的一边柔润。

  视线游移她曲线娇小、窈窕细的身段。

  “他亲你哪里?摸你哪里?”暗问,咬牙宣扬“我全部一并讨回来。”

  她前身衣服瞬然扯破,裙带在他掌劲中破裂滑落底,内里底被拉向旁滑至大腿上。

  “啊…不要…”唐宛瑜感到他的手在沟内的润抚摸,语音带着哭腔,泪水在紧闭呼之的眼睫重新滑出。

  两脚被绑住,他的手仍在那儿游移,侵入的手掌罩住整个双腿间的柔抚,随他抚触连带她的双腿下体不打颤。

  他宽厚膛似堵墙贴覆她背,罩住丰的手掌仍捏她,埋在她颈部与肩膀的脸孔正滑至白润肩顶吻触,感应她嘤咽害怕,心口掠上一个冷然悬至底的苍凉,允许自己堕落下去。

  那绑住的两只小手阻碍他的路,他将之拉至她头顶,让她正躺面向他,盯着她气愤的丰伟脯,两颗肌在他掌中起伏,凝视他的容颜怨瞋美眸大而盈灿。

  “他是亲你这里?还是摸你这里?”他低声问,握住的手掌按住她前身,从后出手指,转而移进正面腿间的柔软私密,刻意指这处。

  触怒唐宛瑜的底线。

  “宋世杰你龌龊、下,不配和他相提并论!”

  “我龌龊?我本来就是这种人…你不是很了解我吗?”他自嘲闷问她,想俯头吻住佳人丰美的。这次她可不会让他便宜,齿牙随即狠咬过来,他噙一下却是逗她,回避她仅有的武器-能让牙齿伤到他,双落到她下颚、脖子及再也不想离开的娇肌肤。

  “你很有自知之明,可惜就是学不会教训仍固执想伤人,你继续下去只会让我更恨你。”

  “真不明白…你何时变得牙尖嘴利,难道是他…教你的吗?”他急促呼吸散拂于她耳畔,散落她脸蛋的吻却因这话刺疼。

  在背叛他的男人调教下,她的确变得坚强、勇敢、变得很会待他。

  都这时候了,只要她说一声安抚他的话,或一个谎言欺骗仍爱他,或许能消弭他的怒气,可是她连这种施舍也吝啬给。他就像被鞭子鞭笞疼,难抵因她的冷酷绝情心扉痛澈的横掠,教他别无选择。

  “拜你所赐,别什么事都怪慕非。”他只会怪她,现在又正做什么事。

  “啊…”兜在密的手指来回,那密口的指腹突地抵按幽口,伸进抚摸许久已起变化的径。一欺入唐宛瑜张大双瞳,怨瞋容颜因稔的指节贴滑、澈传来快爆红脸。

  “不管兴奋或生气,只要有男人碰你,你马上就会了吗?”尽管两腿合得再紧,侵袭幽谷的手指仍不停磨动,惹起体内闷烧一股难受的波,被男人指出带出晶

  “啊…啊…不要…”她制,感觉她的灵魂和体快分开,纵然现在如此讨厌他,但身体却背叛自己的意识。

  她两腿想蹭离,然他的大掌却不放松进驻,慰滑她的蕊使得她的雪跟着他一起摇动。

  视着她赧红娇容,宋世杰扯开已敞的衣衫,振臂愤力甩出去,等待不及解开头让硬热磨抵她,不倾吻她张嘴呻的娇,扶立起她的腋沿着细致的线,移动壮脖颈滑下炙热双张含微晃房上的蓓蕾,得蕊的娇花紧缩,她的娇躯随之震动。

  他含住丰咬嗫,感到她在他身下逐渐迷茫…纵然知道锁住她的人,也锁不住她的心。但只要锁住她的人,他心里会好过点。

  至少可以阻止她投入别的男人怀抱同共枕,别让那男的脏手碰她。限制她的自由只要能让他看着她,还能让他想像她仍爱他的自以为欺骗。

  空需点被抚弄,唐宛瑜被绑住无法动,听着他讽刺感受被屈辱的难堪,怕他强暴她,拼命驱使自己背离。

  按住她两膝因彻曲弯的两腿,宋世杰拆开她两足的胶带,嘴仍嗫尖感到她的颠颤。

  令她两腿张开捧住柔小的股,抬高她身躯靠坐他强壮的腹腿间,直立的大抵住亮澄粉上,只差一个力量向上一顶即可冲入她的幽

  眼见被绑的双手就要套落他脖颈,唐宛瑜心纠拧,随着被撑开撕裂的疼痛,急声呼吁。

  “宋世杰…不要!我求你,你这么做会后悔!”

  他部陡地向前一,异物膛然挤进她径,唐宛瑜喉咙卡住,爆柱撞进还让她身跳出他臂弯。

  男人硕壮随即撞起来,煨着她柔弱的身体感到温暖滑的包覆他,与她黏合一起。

  她柔软身躯在,他一遍遍挪动要着她。

  “后悔?”抵在小巧颚下的脸庞鼻孔出愤懑气息。“我从不明白后悔两字是什么意思?”张嘴咬住她下巴,轻啃瑰润下颚、雪颈一路缓慢留下属于他的印记。

  他说过,他要洗掉她身上留着别的男人的味道,大掌握住落放后颈的两只被绑小手,尖指撕开胶带。

  捉住被撕黏开皮肤略红的手腕,他转而拉起她身躯扶住她后背,从背脊滑下让开放进彻的娇贴覆他下侧,臂力贲张、高硕健迈的体魄黏她,只想将她拥入怀中感受她的存在的安心感。

  “啊…”男人分身一直撞送她,唐宛瑜眉心纠垂,那庞然柱直击脆软的,崁在花甬里来回出又撞进,令她感到快乐中渗杂微微穿刺的疼痛声,牙关紧咬,浑身冲刷过爆涨而来的快

  “他是不是也这么对你,是不是也这样进入你这里?!”他住白皮肤呈现瑰红吻痕,齿牙不停喃问。

  “只有你这种满脑肮脏污秽人才会这么想…你要怎么想随便你…”反正逃不过他的手掌心,娇身在他袭击下浑然软弱无力,只享受他给予的慰临传来的焦悍。

  却没为他嫉妒发狂产生半点动心,恨他用此方式凌辱她,尖酸犀利回击。

  狠狠刮刺他已经破烂不全的心。

  他不喜欢她与他做时提到别的男人,更讨厌在与她爱时有其它事务打扰他们,但是脑海仍止不住狂齐涌。

  “你默认了?”他沉苦的噙住她被吻肿的红。“没关系…我就慢慢洗…”

  巨畅猛然停达她私润蕊,填她的娇躯,贯穿撑爆她,似顶在那里不动,不想持续喂攀升的望。

  用厚实的前两点磨擦两颗高耸凝的蕊红,嗫咬红瓣的双滑低,落下两掌捧起白润的上,张嘴噬咬尝过的蕾峰,含住粉红色蓓蕾拉起再放开,见圆震弹不已渗出细汗,伸舌在肌上大肆划、掠食泛着淡香的汗。

  “啊…不要这样…”在他的逗弄体内催加火,唐宛瑜花分泌,让宋世杰感到热全浸润他身体里。

  他疯了,佞猛烈纵放。“上功夫是我好?还是他好?我会让你感到前所未有,贪恋不止是何滋味…”

  更放肆那片雪,将丰亮弹的寸寸肌全换上自己的唾沫味。似经验十足,取悦女客的牛郎,展现技巧,伸掌在他们结合地缓缓抚她后

  “啊…不…”她两只藕臂伸出抓紧他臂肌,想用力打他,催那侵入花望能退出持续进犯骋进。

  然他坚强的大腿和望就像牢固的铜墙铁壁,凿入柔花甬里似深植泥地,任她殴打也动移不了一分,不理她煽起火的变化。

  不只要将她的身体全部清洗,连她对别的男人感官、记忆也要一并洗掉。

  宋世杰吻遍她片片肌肤,感到小女人花壶衔他到底位,住硕头挤含令他感到难以承受一股迫。

  龙拉出一排滴下的“这情形是不是对慕非也有!”他无的话令她好想赏他几巴掌,心狠狠被他掐出血。

  倏而撞进的热开始攻城掠地,在她身上驰骋,两人擦动的肢体泛起一阵销魂至极的快

  视着她红嫣、闭目不敢望他、娇的脸蛋,大手扎住她肢、抱住她肩侧让白润雪臂及摇晃的肌在他刚硬的膛、腹擦行,吻着落至体间香甜的长发。

  “得好紧…”感到她紧绞着他,在剧烈动作中响起轻微水滋撞动声,每每因入花室而拴住、黏他不放,让他身心澎湃起热血渲腾的鼓励。

  悲哀忖思:只要用身体占有她,能让她爱他的体,离不开他也行。“你还是爱我…所以才有反应?”

  唐宛瑜忍受他急切占据着她,传递被她伤害的痛苦和暴戻,为他急狂想爱她,不愿接受事实,微微痛楚的心不明是为他、还是为她,身体却堕入男人给予的望享乐中。

  “或许很快的,贝贝就有妹妹或弟弟?”他蛊惑着,想用此方式留下她。

  “你甭、别想得美,…今天是我的安全期,你怎么做都无法让我受孕。”

  “明天、后天…总有一天你的肚子会有。”他预示、想永远绑她。

  唐宛瑜早料到的心惊跳。

  没想到他忽然捉住她肢,龙用力深顶入花出黏热岩浆,随便发一炮。  Www.HoUzIXs.COm 
上一章   总裁的不伦情人   下一章 ( → )
《总裁的不伦情人》是夜语姬的最新小说,猴子小说网提供总裁的不伦情人最新章节无错未删节版,猴子小说网第一时间为书友提供总裁的不伦情人最新章节,尽力最快速更新总裁的不伦情人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无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