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小说网提供黛玉初啼落红记最新章节无错未删节版
猴子小说网
猴子小说网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武侠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都市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军事小说 综合其它 科幻小说 历史小说
小说排行榜 短篇文学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耽美小说 同人小说 官场小说 仙侠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经典名著 言情小说
免费的小说 慾火高升 女友纪实 恋颜美慾 肥熟岳母 痴汉客运 催眠老师 蚀骨销魂 夏日浪漫 小街舂色 爱的经历 热门小说 完结小说
猴子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黛玉初啼落红记  作者:西域孤客 书号:49526  时间:2020/6/18  字数:11644 
上一章   第四章 兄妹情深    下一章 ( 没有了 )
竹声雨洒蕉,潇湘馆内黯魂销。情丝紧缚如新茧,愁绪纷纭似怒

  愿化轻烟同紫玉,难忘爱水渡蓝桥。此身泾渭凭谁定,一死方知柏后凋。

  金陵城内有个闹中取静的去处名为万柳街,街道南北走向,宽阔处可八马同驰,绿荫掩映下是一座座巨宅。

  街道最南边有一幢大宅更显雄伟。雕楹玉磶,绣栭云楣,门首悬“敕造荣国府。”五个大字。大宅门列三间,石狮矗立。大门前华冠美服,列坐着十余人。

  入得门来,见有穿堂一间,中置大理石屏风一座,转过屏风,则有三间厅房,厅后即为正房大院。

  正面上房五间,峻宇雕墙,丹楹刻桷,构造极为华丽,两旁穿山游廓,中悬鹦鹉、画眉等鸟雀。阶前环坐丫头数人。此时,从正厅一间雅致的夏居里传出阵阵笑语。只见夏居正中一软榻上斜倚着一老妇,背后站着一个粉雕玉琢般的小丫鬟轻轻地打着凉扇。

  再看这老妇:鬓发如银,面如满月,穿金戴银说不出的雍容华贵。软榻边坐着两个中年美妇亦是雍容优雅,气度非凡。周围地上立着七八个娇的年轻美人,第一个个香扇轻摇,摇得满室生,阵阵幽香熏人醉。

  正此时,门上夏帘掀起,进来一个婆子,堆起了满面笑容向老妇说到:“老祖宗,林姑娘到了!”

  老妇听说便要起身,旁边‮中一‬年美妇上前轻轻按住道:“老祖宗不必如此,她一个小人儿如何但当的起?”

  正说话间,夏帘一打,一个美妇搀扶着一个丽人缓缓走了进来。这便是千里投亲的黛玉和香兰了。黛玉美目一扫,便见众人拥簇着一位老妇,想来多半就是自己的外祖母了,快速上前几步方下拜,已被老妇抱入怀中,号啕大哭,黛玉亦不泪落如绠,即室中侍立之人,亦无不泣下。良久,才被他人劝住。贾老太君指着软榻旁坐着的一位中年美妇对黛玉说道:“这是你的邢大舅母。”

  黛玉偷偷一瞥,只见这位大舅母年可五旬,貌甚忠厚。贾母又指另一位中年美妇说道:“这是你王二舅母。”黛玉抬眼看去,二舅母年约四十余,于忠厚之中又略精明。又指一人说道:“这是你先珠大哥媳妇珠大嫂。”端庄凝丽,毫无轻薄态。接着黛玉又和、探、惜诸姊妹一一见礼。

  正自谈笑之间,忽听后院中有人笑说道:“我来迟了,不曾接远客呢。”

  黛玉听得一愕,见室中诸人均敛声屏气,不知是什么人如此放诞。正自疑惑,已见众媳妇拥一丽人挑帘而入,此人年约二十余,彩绣辉煌,恍若仙子。

  漆黑之发,绾作八宝攒珠髻,戴以珠钗,光辉灿然。身量苗条,体格风,粉面含,丹微绽,两颊之上,尤时时现为浅笑。

  至其双眸,则非笔墨所能形容。贾母笑着对黛玉说道:“你不认识她吗?她呀是咱们家有名的泼辣货,你只管叫她凤辣子吧。”众人均笑起来。黛玉仍茫然不解所谓。众姊妹笑说道:“她是琏二嫂呀。”黛玉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琏二哥的子二舅母的侄女,学名叫王熙凤。

  熙凤凝起她剪水似的双眸将黛玉审视良久,笑道:“天下竟有此等标致的人儿,我今天算开了眼了。”

  说完一把拉了黛玉的手问她几岁了,是否上学,又说在此不必想家等等诸般安抚之语,接着又派人收拾黛玉行李,安置同来的香兰,一应事体均安排的妥妥贴贴。

  辞别贾母众人出来,大舅母邢氏携黛玉去拜见大舅父贾赦。两人穿庭过院来到一所别致的舍前,叫门前小厮通报进去,不久小厮返回报说:“大老爷连‮体身‬不佳,暂勿相见。”

  黛玉听说心下怅然,又叹自己身世可怜遭至亲冷待。邢氏无奈只得又引黛玉往见二舅父贾政,到得贾政门前,邢氏尴尬地对黛玉说道:“大老爷和二老爷之间素有嫌隙,我就不进去了。”言毕竟舍黛玉而去,黛玉只得叫门前小厮通报,一颗心惴惴不安。

  不久便见一仆妇出来低声对黛玉道“请随我来。”便只在前面引路,穿过几间厅堂来到一间书房,只见一位四十多岁的男子端坐椅上,面上无半点笑意,不怒自威。

  黛玉颤巍巍地拜将下去,莺莺说道:“黛玉拜见二舅父!”贾政看着膝下柔弱的娇女,怔怔的半响没有出声。

  此时他满脑都是妹妹的音容笑貌。二十年前那个雷雨之夜发生的一切又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那年贾政年方二十四岁,任职户部随主官在外省巡查。恰在这年他惟一的妹妹贾敏远嫁他省,贾政虽与贾敏兄妹情深,但却无法回家为妹妹送行,想起娇柔俏丽,善解人意的妹妹从此远嫁他乡,不知何年何月才得相见,又想妹妹娇的‮体身‬从此受一个陌生男人的‮躏蹂‬,心中好不郁闷。

  忽一,贾政正自百无聊赖,门下小厮匆匆来报,说府中‮姐小‬送亲的船队在码头停靠,特遣人来知会二老爷,望二老爷能蹬船兄妹一见。

  贾政未等门房说完立即蹬轿往江边急急赶来,上得船来,妹妹贾敏早已出,见了二兄一把抱住哭得泪人似的。

  贾政唏嘘半响方搀扶妹妹进得舱来,喝退左右下人,将妹妹抱在怀中真是千般怜万般爱。

  好一阵贾敏才止住哭泣,抬了一双泪眼看着贾政幽幽地说道:“今若见不到二哥哥,只怕今生不能相见了。”说完又落下泪来。贾政看了妹妹一副梨花带雨的娇颜竟低下头向贾敏的樱桃小口吻去,贾敏正在悲伤之中,见贾政吻住了自己的樱口不心中一颤,想自己年幼时与二哥哥也有过肌肤之亲,但都不带什么情,可眼下哥哥的吻就不同了,感受了哥哥舌头的有力入,耳中听得哥哥呼呼的息,一颗芳心微微颤抖起来,只得张了小嘴任哥哥的舌头搅弄。

  贾政嘴里住妹妹的舌,双手搂紧妹妹的细,将妹妹的一双椒紧紧贴在自己结识的膛上,物早已‮硬坚‬如铁紧紧顶在妹妹双腿间的柔软处。

  贾敏此时才感到把自己搂在怀里的人不再是自己的亲哥哥,先前体会到的尽是哥哥的怜爱和柔情意,当察觉到双腿间那火热的‮硬坚‬时,突然觉得自己不是在亲哥哥的怀里,而是一个男人正在侵犯自己的体,一个念头闪过脑际:“他要弄我呢…他想要弄我那里呢…”

  顿觉浑身燥热,口干舌燥,‮体下‬竟淅淅沥沥地出水来,只是将‮体下‬娇处贴紧了那团‮硬坚‬‮动扭‬着,只求这一刻永远延续下去才好。

  贾政可不这样想,他只想要的更多,只想更多地侵犯妹妹的体,只想给自己‮硬坚‬的具找一个归宿。

  他手一抄便将妹妹抱起,横放在榻上,将整个‮子身‬在妹妹身上,一边在妹妹雪白的颈项上弄,一边撕扯着妹妹的衣物。

  贾敏此时‮子身‬软的连手指都无法抬起,只是娇着向哥哥央求着:“哥哥…不能呢…

  你不能坏我‮子身‬…叫我…怎么做人…“忽觉‮体下‬一凉,娇了一声,知道自己的羞处已经落入了哥哥眼中,不住嘤嘤哭泣起来。

  贾政已顾不了妹妹的软语相求,一只手朝妹妹的跨间摸去,娇羞处已是一片泥泞。

  贾政是过来人知道妹妹心已动,这时他反而放缓了动作,躺下来,将个火热的‮子身‬搂进怀里,在一张泪脸上不断亲吻。

  “敏妹…你不愿意给哥哥吗?”贾敏赤身体被自己的哥哥搂在怀中,羞得紧闭双眼,紧紧夹住双腿,浑身不住抖动。

  哥哥的火热的鼻息在她的脸上,她眯着眼看自己的亲哥哥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地死死盯住自己的俏脸,心底竟涌起一阵柔情意,忍了娇羞地在哥哥耳边低语道:“只要哥哥舒畅…妹妹…

  妹妹有什么不肯的…只求哥哥不要…不要坏我‮子身‬…“说完搂住哥哥虎背将一张俏脸在哥哥的前‮擦摩‬。

  贾政眼瞧着妹妹玉一般的‮躯娇‬,哀哀戚戚的娇俏模样,一心只想和妹妹做那不伦不类的勾当。

  但他也明白妹妹的意思,今天若是破了妹妹的‮子身‬,妹妹在婆家自然是难以做人,只怕她丈夫也不会再疼爱她了,自己岂不成了害妹妹的罪魁祸首?

  想到这亲吻了妹妹的小嘴,哼哼着说:“哥哥怎么会坏妹妹的‮子身‬…哥哥只想疼疼我的亲妹妹…”

  贾敏听哥哥这样说放下心来,但那颗心却越越高,于是双手搂住哥哥的脖颈幽幽道:“妹妹光光的‮子身‬…就在哥哥怀里,哥哥要怎样疼人家…”

  低头看见哥哥吻上了自己的一双椒越发动起来,双手摸着哥哥的头娇声道:“亲哥哥…妹妹的儿生的可好?”

  贾政顾不上回答,只是埋头在双上猛猛的弄着。贾敏只见自己的两只椒被贾政的两只大手捏的变了形状,心中闪念“天哪!过几天要奉献给自己丈夫的椒竟被自己的亲哥哥玩成这个样子…”

  顿时心中意盎然,娇道:“亲哥哥…妹妹的儿有这样好吗…比…嫂嫂的还要好吗…

  “听到这里贾政丢开妹妹的,一心只想看妹妹如花似玉的娇脸,他一下把妹妹的头抱在臂弯里,盯着她的脸着说:“哥哥好喜欢…哥哥只求妹妹…

  让哥哥看看…看看妹妹的户…“贾敏咋听得户二字从哥哥嘴里说出,顿觉耳目失聪,瘫软了‮子身‬只想道“罢了,罢了…”

  贾政见妹妹如此模样,跪起身来抓了妹妹细长的两腿,一下就推到她的双上,两腿间那妙物那肥肥嘟嘟两瓣热腾腾的呈现在眼前,而自己的翘着直直地对着那一团娇柔。

  贾政感到了从具传来的那份焦渴,他‮子身‬前移将物的头部顶在热的中前后‮擦摩‬起来。

  突觉自己柔处被一火热‮硬坚‬的东西顶上了,贾敏知道自己无从幸免,无奈全身无力,只得娇着再次央求道:“好哥哥…你…你答应过…”

  贾政继续在妹妹的中前后‮擦摩‬着气说:“妹妹…莫怕…哥哥不会害你…”摩了一会,就见贾敏户里出一股亮晶晶的,贾政将物顺着水慢慢朝小指般大小的道口轻轻一顶头便没入不见了。

  “哥哥,痛呢…不要…你答应过的…”贾敏的娇‮动扭‬起来,想要躲避物的入。贾政放开双腿,两手抓住妹妹的部不让她动,体会着妹妹的道口紧紧箍住头的感觉。

  停了一会儿,贾敏见哥哥不再深入就不动了,贾政缓缓地趴在妹妹的‮躯娇‬上,见妹妹眼中涌出泪水,便伸出舌头她脸上的泪水。

  “好妹妹,不哭…哥哥这样就舒服…”贾政哄着妹妹,部慢慢地缓缓动。

  “哥哥…其实妹妹也好想哥哥…进来…可是…“贾敏娇羞的不知如何表达自己的意思。

  “妹妹,哥哥知道呢…这样就舒服…好妹妹你…将腿夹得紧紧的…夹住哥哥…“贾敏听了果然合起双腿用力夹起来,边夹边娇着。

  两个赤的躯体就这样叠在一起动着,良久,贾琏咬着妹妹的耳朵急急说道:“好妹妹…哥哥要了…”

  贾敏娇着说:“哥哥想要妹妹怎样…”“哥哥想在妹妹的小股上…”

  贾敏痴痴的不知如何是好,只是抱了哥哥的哼哼着说:“哥哥再动一动…妹妹好舒服…妹妹要和哥哥贴紧紧的…”

  说完不断往上动娇,若不是紧紧夹着双腿,贾政的具此刻可能已将她刺穿了。

  贾政知道妹妹要丢‮子身‬了,咬紧牙关,锁住门,忍受着妹妹道口的阵阵撕咬。

  就在此时,贾敏双手紧紧搂住哥哥脖颈,将俏脸贴紧了哥哥的脸,泣着叫道:“哥哥,哥哥…妹妹被亲哥哥入了…”

  ‮子身‬一阵筛糠般地抖动,贾政听了妹妹的语,虎吼一声,爬起身来跪在妹妹前,双手搂住妹妹脖颈,将妹妹的俏脸死命地贴在自己火热的具上,一阵弄,大股大股的满了妹妹的娇颜。

  情过后的兄妹俩互相搂抱着,弄着彼此的口脸。贾政似乎终于从这望中挣脱出来,对妹妹说道:“不会有人知道吧。”

  贾敏似笑非笑地说:“刚才的胆子哪里去了?”然后又放低声音说:“香兰在外面看着呢。”贾政知道那香兰是贾敏的贴身丫鬟,于是又放心地睡了下来,轻扶着妹妹的双

  “哥哥,你年纪轻轻,也已一一妾两个了,为何还那么贪恋女人的‮子身‬,连…连自己的亲妹妹都不放过。”

  贾敏趴在哥哥的耳边幽怨地说。贾政搂紧了妹妹感叹地说:“好妹妹,你可知道,哥哥刚才虽未真正入你,可比入了任何女人都快活呢?”

  贾敏听哥哥这样说,心中又羞臊又甜蜜,但却假装嗔道:“坏哥哥,你还要怎样入人家呢,都那样了还不算入么?”说完把贾政掐了几下。贾政似心有不甘地盯住妹妹的脸问道:“好妹妹,以后如有机会,你可愿意让哥哥真正入你一回?”

  贾敏听得‮子身‬抖动起来,挣着一双泪眼看着贾政泣道:“你只想着入我的‮子身‬呢?你可知这世上我最爱哪个呢?

  我出嫁那天苦盼着谁人呢?我做着这般天理不容的事体又是为着谁呢?

  “说罢双手捂住俏脸放声痛哭起来。贾政听了妹妹话语,瞧了妹妹的一双泪眼,刚刚升起的火瞬间消失殆尽,心中一阵羞愧,一阵苦痛,只是搂紧了怀中人怔怔地说不出话来。…“二舅父!二舅父!”黛玉娇声的呼唤将灵魂出窍的贾政拉回到现实中来。

  他低头一看只见黛玉仍俏生生地跪在那里,那娇俏的模样竟与妹妹有几分相似。

  心中痛惜无比,赶紧弯伸出两臂拉起女孩,亲自扶着她座进一张椅子。

  “黛玉,二舅父刚才是因为看着你令我想起了你娘,心中伤感啊!”说完竟下两行老泪来。唏嘘了一阵,贾政问道:“黛玉,你娘去前可曾有什么遗言?”

  黛玉想起母亲双眼泪汪汪的,恭敬回道:“黛玉那时尚小,娘对阿父说过待我大得几岁,送我来金陵,恰好老祖宗也有此意,今儿就来了。”贾政沉默良久,对黛玉说道:“你初来咋到,有些话今后慢慢与你说,你只记住了,你母亲与我兄妹情深,如今她没了,二舅父便是你的依靠。

  这家里人多事杂,婆子媳妇们个个如狼似虎,常常欺生凌弱,你除处处谨慎外也不必怕了他们,如有人欺负你,二舅父定替你做主。”

  听了贾政这番话,黛玉顿觉温暖起来,二舅父严肃的面容也就不那么可怕了。

  看看时间已晚,黛玉起身告辞,贾政又叫住她道:“你今可见过宝玉?”黛玉摇‮头摇‬。贾政接着说道:“那宝玉是个不学无术之徒,整就知和女孩儿厮混,将来也不会有出息,你只不要去招惹他,将来待你大得几岁二舅父定为你选个如意郎君。”

  黛玉听贾政说话,顿时羞红了脸,心里却是甜甜的。虽已临近子时,但距荣国府不远的一栋巨宅中仍灯火通明。主人韦俊,现任吏部侍郎,官居一品。他已连摆了三天宴席,庆贺他的儿子学艺归来。

  本来儿子学艺归来也不必摆这么大的排场,只是韦俊‮体身‬单薄,虽有一两妾几年来也只得了两女一男,而这儿子竟是在夫人40岁上得的,端得是人丁不旺。

  想想自己已经五十有余,榻之间已是力不从心,看来也就靠这一个儿子传宗接代了,为此全家人把这儿子看得宝贝一般。

  偏偏天意弄人,这宝贝儿子长到四岁却得了一场怪病,请遍名医只是不治。

  正在全家焦头烂额之际,家中来了一位异人,扬言能治好小儿的病,只是小儿病愈后要随他学艺十年,韦俊夫将此儿看做自己的命子,如何肯答应,只是看看爱儿眼看不活了,无奈答应了异人的条件。

  如今十年过去了,看看儿子长的茁壮俊朗,还学了一手高来高去的本领,韦俊夫及姐姐们高兴的合不笼嘴,因此大摆宴席以示庆贺。

  客人们酒足饭,纷纷起身告辞,送走客人,韦俊吩咐闭紧门户。便摇摇晃晃地来到内室,儿子益谦、大女儿益霜、二女儿益琳和两个妾氏正陪着他夫人赵氏说话,这赵氏将个儿子搂在前,一刻也舍不得松开,好像一松手儿子就会飞走似的。

  众人见韦俊进来一阵忙,益琳搀扶韦俊坐下。韦俊眯着一双醉眼看着儿子说道:“谦儿,你回来几天了,今后打算做点什么?”

  赵氏一听不高兴了,嗔道:“老爷,谦儿回来才几天,凳子还没坐热,怎么就说起这个呢。”

  益谦一听忙对母亲说道:“娘,孩<黛玉初啼落红记> wWW.hOuZixS.com 
上一章   黛玉初啼落红记   下一章 ( 没有了 )
蒾乱情慾爱失控烽火烟波楼惊情银梦工地乱事脱狱者美妇攻略异地故事绝色辅导员24岁寡妇的丝袜美母柳梦足虐一生禁乱色文女作家三商谍公司里的故事奴隶学园乡村伦乱高中生的幸福放羊之心
《黛玉初啼落红记》是西域孤客的最新小说,猴子小说网提供黛玉初啼落红记最新章节第四章兄妹情深无错未删节版,猴子小说网第一时间为书友提供黛玉初啼落红记最新章节,尽力最快速更新黛玉初啼落红记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无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