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小说网提供南极洲上的非洲象最新章节无错未删节版
猴子小说网
猴子小说网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武侠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都市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军事小说 综合其它 科幻小说 历史小说
小说排行榜 短篇文学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耽美小说 同人小说 官场小说 仙侠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经典名著 言情小说
免费的小说 慾火高升 女友纪实 恋颜美慾 肥熟岳母 痴汉客运 催眠老师 蚀骨销魂 夏日浪漫 小街舂色 爱的经历 热门小说 完结小说
猴子小说网 > 耽美小说 > 南极洲上的非洲象  作者:小圆鼻子 书号:50290  时间:2021/3/13  字数:5015 
上一章   番外:各种糟糕    下一章 ( 没有了 )
车里的‮机手‬又震动了,短讯跟电话都从未停过。石慎紧紧捏着方向盘,死活就是不看‮机手‬一眼──半小时前还一切正常,他正打算在家赶好稿子后跟老友出去吃饭。

  完成工作后他走回了卧室,正预备换衣服的时候,石慎习惯性地把视线放到了头的几个相框上。

  那都是石慎从小到大的照片…也算是陪伴母亲走完最后日子的遗物。除了单人照,照片里还有与他一起长大的邵楼跟苏程──石慎性格挑剔古怪,好友始终是这两位。

  也是他们俩,帮助自己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刻…石慎走了过去,心窝里暖暖的。只是有些可惜,他没有母亲的照片──因为母亲总是握着相机的那个人。

  鬼使神差的,他发现其中一张照片的位置有些倾斜。石慎把相框翻了个身,想要把它拿出来小做调整。嗯?这是什么…只见相片的背后有一些文字,虽然有些无力,但的确是母亲的字迹──

  车里的‮机手‬还在不停震动,随着一个急刹车,它被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后壳落,电池板掉了出来。石慎烦躁地开着车,越是不想回忆的记忆越是深刻,曾经自认为美好的过去也像是沾上了抹不去的污点时刻刺着他的神经。

  足足骗了他二十六年…夜幕如同心里的霾越来越深,四周堵的交通状况更让他觉得烦躁不安。又是红灯!石慎重重地按了几下喇叭,不知不觉中他已经从外环游到了中环:不太熟悉的街道,涌动的漂流,喧闹的喇叭声和人声…一切的一切,让他心中的焦躁已经越滚越大。

  车子越开越快,终于,石慎发现如果依旧保持这样的心情开车,铁定会出意外。他咬着牙把车弯进了一个餐厅的天停车位,点起了一香烟。──阿慎,苏伯伯是你父亲,苏程是你亲弟弟。

  我用了一辈子保护这个秘密,但在最后的时刻,我还是想要告诉你。错的是我,始终是我。简洁的文字变成了声音,没有抑扬的音调,温柔不失干练的语气…

  说什么“保护”既然要“保护”…为何不一直骗我?石慎紧锁着眉气愤地想。父亲这个词他从来都不知道,他向来都把母亲视为世上最能信任的人…可现在…

  比起苏程是他弟弟这个打击,让石慎更为难受的是母亲的欺骗。一烟点完,他立即接上了另一。正心烦意的时候,后边响起了一串喇叭声,接着,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跑了上来。

  “你吃不吃饭?不吃饭能不能把车位让出来?”石慎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慢悠悠地吐出一口烟。

  “你这人…好好跟你说话,你这是什么态度!”中年男人的嗓门拉大,明显是被他无礼的动作不到了。眼见这两人一个怒气冲冲一个怪气,小小的矛盾将要演练愈烈的时候,一个看起来六十多岁的老伯走了过来。

  “张先生,又过来关照我们了。”他和蔼地伸出手,语气谦逊但没有一丝阿谀的意味。男人的脸气得发红,看到了老伯还是客气地握住了他的手掌:“约了个朋友想过来吃饭,没想到碰见个不讲道理的。”说着,他瞪了依旧在车内的石慎一眼。石慎自顾自地抽烟,完全不予理睬。

  “不好意思,是我失职没有先通知你前边也可以停车,应该还有空位,”老伯笑道,不动声地转开了话题“这几天出了一个新菜,西北风味的,应该合你口味。”

  “真的?是什么菜?”不知不觉,中年男人已经被他拉走,石慎的目光停在远处望着他们两人离开的方向,直到这一香烟完。

  “打算离开了?”老伯忽然又冒了出来“你可以多呆一会儿,没事。”石慎没应,一声不吭地把车窗摇起。老伯不觉得尴尬,反倒出了豁达又自在的笑容。石慎往后视镜看了他一眼──他也是个骗子,伪装出的一切谦和为的不过是“生意”

  二字。再见老伯,已经过了半把个月。石慎因为工作关系坐进了店,刚点完菜就看到他的身影出入于厨房里。石慎的心情依旧不好,老伯的笑容却不曾变过。

  “小伙儿,是你啊。”没想到他还认得自己。像朋友一般打完招呼后老伯朗地笑了,也多说什么客套话,和另几个客人络地打了声招呼后就继续去忙了。

  石慎低下头,心中暗忖他八面玲珑的态度不过是一种处事的技巧──谁又必须待谁真心真意?不过是看谁伪装得更加完美。石慎轻哼了一声。不知是心神不宁还是怎么,这一次的工作并不成功。

  一向对自己严格要求的石慎,又去了第二次、第三次…他大概在等待,等待老伯出背后隐藏着的真正表情。

  可老伯始终开朗和善,对待不同的客人、同事、看起来像是兄弟的厨师都好,不论对方怎么刁难、犯错、阴郁,他总有一套游刃有余的解决办法。

  虽不想承认,可石慎每次去徐记都会带着一种古古怪怪的病态期待。时间长了,他自然而然的知道了老伯叫徐海纳,那个厨子是他弟弟,叫徐百川。

  “小伙儿,好久没来了,最近工作很忙?”徐老伯祥和地道。自从石慎发现自己的异常后便很少去那儿了…又来这里,是因为他的内心还是有一个都解不开的疙瘩。

  只不过那时候的他还没明白过来罢了。后来有一次,他总算发现了徐老伯面容上的变化──比起痛苦和哀伤来说,那是种陌生的忧虑,终于等到想要的石慎却也得意不起来,他还想知道到底是什么让一直开朗温和的徐老伯出了这种表情。

  石慎当然不会主动去询问关心,因为他来这的目的只有那一个。“今天还是跟之前的一样?不要葱蒜和香菜?”

  徐老伯沧桑的脸上还带了一层病态,不知道怎么,他今天忽然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你们年轻人是怎么想的…都是这样挑食的?”

  石慎收回视线,本来不想说话的,却不知怎么就回了一句“不知道”向来乐观的徐老伯顿时低了声音,用着无措又自言自语的语调道:“不知道我儿子挑食不挑食…我真是糟糕。”

  什么东西从脑袋里一闪而过,石慎再抬眼,老伯已经走开。这时已经临近下午的休息时间,所以人并不多。没过多久,大堂里就只剩石慎这一桌了。有几个服务生不避嫌地从厨房里拿出了几个盘子,准备吃午饭。

  徐老板跟着徐师傅最后从厨房里走出来,他看到石慎还在,跟边上的徐师傅嘀咕了几句便拿了一碗饭夹了一些菜走了过来。“不介意我坐吧?”石慎轻嗯了声:“坐吧。”“你们年轻人上班是不是都忙的?”

  徐老伯拉开椅子坐下,挖了一口饭“忙归忙,要注意‮体身‬。”“还好。”其实石慎桌上的菜也已经吃得七七八八,他也不太理解自己为什么就会赖着不走。不同往日的稳当,今天的徐老板有些‮奋兴‬以及话痨,他不停地跟石慎说这说那,过了好久,他才发现了对方其实没什么回应。

  徐老板干笑了两声:“是不是打搅到你了…唉,真是,老头子话匣子一开就很难合上了。”石慎抿着眉回:“不会。”

  “以后…”徐老板咽下一口口水“可以来找新老板聊天,你们俩应该差不多大。”新老板?石慎正要问,对方又继续道。

  “小伙儿,忙归忙,别疏远了家人啊。”石慎抬起头与他四目相接,顿时觉得对方看他的眼神有些古怪。徐老板好像也发现了自己的失常,温柔一笑转开了话题:“小伙儿,在哪上班的?”

  其实撒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石慎还是说了实话:“做美食杂志的。”徐老板出了惊讶地表情:“真的?”

  石慎有些后悔,他怕对方会开口问一些有关他职业方面的事。“那个…如果方便,以后能不能帮忙关照一下我儿子?他…”徐老板放下碗,又叹了口气“不,是我太糟糕了…”

  没过多久,老伯的脸上的和蔼豁然终于返回,石慎这才反应过来刚刚自己不假思索地回了一个“好”字。…“师弟,你脸色真差,刚刚那块走油真的那么难接受?”徐吉直笑。石慎把思绪拉回,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徐吉以为他不高兴,挨近他,把手覆上他的胃部安抚道:“不是跟你说不想吃就留给我吗…怎么我刚走开,你就全下去了?”石慎沈下声音:“…我知道你是故意走开的。”

  “我…我没有,”徐吉像触电了一般赶忙缩回手,看着对方僵硬的表情干笑了几声:“这里的走油算是有名的特产,肥而不腻,味道又醇厚,我叔叔早就准备想做给你吃来着,所以就,那啥…”

  如果他在场,石慎可能直接就把一块肥扔进他的碗里。哎,算是把他出卖了,石慎没生气吧?徐吉偷瞄了他一眼。石慎安静地跟他肩并肩走了近一百米,终于开口:“…我知道。”

  他当然看到了徐百川脸上舒心的笑容。“你要喜欢吃我们可以带一些回去,可下饭了…”“你敢。”石慎瞪了他一眼,加快了脚步把徐吉甩在后头。徐吉也不生气,乐呵呵地跟上他。四月五正清明,难得的高照。

  路边的草丛高高窜起,不知名的小虫躲在其中发出了悦耳的鸣叫。徐吉一路走一路顺手采了些油菜花,准备放到他老爸的坟上。

  幽静小道的尽头,便是徐老板的墓碑。石慎怔了怔──没想到上次一见,就是生死相隔。墓前已经有不少鲜花以及焚烧过纸钱的痕迹,徐吉好像料到了一样,所以什么都没准备。

  “老爸,我们来看你了,”徐吉唤了一声,找了块空处把手里的花草放下“我比较寒酸,所以只摘了一点后村的油菜花。”

  石慎走到一旁,看着徐吉。只见他木木地看了一会儿墓碑,然后跪下磕了三个头。“爸,放心吧,虽然你没有一个好儿子但你有一个争气的孙子,”

  磕完头,徐吉站起,又是看着墓碑嘿嘿笑了笑“最近出去溜冰比赛拿了奖,他溜得可好了。还有妈最近‮体身‬也不错,前段时间宋悦还带她出国玩了一圈…”

  石慎靠在一棵树下,听着他的报告。“…叔叔说想在乡下开个小面馆之类的,他大概跟你说过了吧?”

  徐吉顿了顿,终于说到了自己“我就比较糟糕了,我连叔叔都留不住…万一哪天徐记在我手里倒了,你可别怪我…”

  这家伙,说起别人都是好话连篇,轮到自己…怎么就这么没自信。其实已经一年多过去了,徐吉已经对徐记越来越得心应手了。哪里糟糕了?

  石慎走近他,把手搭上了徐吉的肩膀,本想温情一下,不料对方却忽然转过头拉住他的胳膊:“爸,记住这张脸,万一徐记倒了一定会有他的一份。”

  “笨蛋,”石慎曲起手指打了一下他的额头“你爸,不会怪你的。”──如果方便,以后能不能帮忙关照一下我儿子?你爸,在最后一刻想的是你,不是徐记。

  “你又知道,我爸一生花在徐记上。别安慰我,我又不会吃醋,早习惯了。”徐吉拍了拍腿。石慎深呼了口气,其实让他安慰他还真的不会,想了想,终于得出一个开导的思路:“如果以后把徐记搞垮了,你会生气?”

  “不会,”徐吉斩钉截铁的‮头摇‬,就当石慎准备说“那不就得了”的时候,他又冒出一句“因为轮不到他…你怎么又打我!”

  石慎不知道怎么表达,只好又敲了他的脑门好几下。真的太糟糕了,他们这群笨蛋为什么老是会怀疑身边最亲近的人?待人待事圆滑的徐老板碰上徐吉也会束手无措…这不免让石慎想到了自己的母亲。

  之前经常去徐记,也是因为徐老板跟母亲很像的缘故…他想从徐老板的身上知道为什么母亲要在临走前才说出那个秘密。

  他们在最后一刻想到的都是自己的儿子,可儿子们却…真是好糟糕。其实石慎早该领悟才对,当徐吉跟他说徐树不是自己亲生的时候就应该明白。

  他丝毫不觉得徐吉是在欺骗徐树,而是看到了一个努力去做老爸的男人。“差不多了,要不要离开?”

  徐吉着额头,拽了拽他的胳膊──真是,怎么又生气了。徐吉懂不懂倒无所谓,他的性格不像石慎这么偏执狭隘。

  “对了,徐树上个月的饭钱我过了。”石慎跨出一步走在了前头。徐吉跟了上去:“多少?等回去了我给你。”

  “不用给了。”儿子我帮你养好了。石慎回头看了一眼墓碑──也不知道这句话是对谁说的

  ----

  回村后,徐百川指着他俩有些好奇地问:“你们怎么浑身都是花粉?在油菜地里摔倒了?”

  (全文完)  wWw.hOuZIXs.CoM 
上一章   南极洲上的非洲象   下一章 ( 没有了 )
被禁锢的爸爸束缚爱的奴仆情深为你喵心难测男妃惑主对头人善被人骑燃烧/天空流浪蚂蚁花落无声灰袍法师生死之间鬼灵精怪之饿撞情娇少爷邪巫恶灵笑笑姻缘水晶之恋酷侠生涯家主的男宠
《南极洲上的非洲象》是小圆鼻子的最新小说,猴子小说网提供南极洲上的非洲象最新章节番外:各种糟糕无错未删节版,猴子小说网第一时间为书友提供南极洲上的非洲象最新章节,尽力最快速更新南极洲上的非洲象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无偿网。